我们正在瑞士收购银行

  2010年2月,温籍商人黄学胜的欧华集团(EURASIA GROUPE),通过私募发行,登陆欧交所创业板,成为欧洲华人的首家上市企业。

  上市一年多,欧华集团在欧洲享受到许多华人企业以往不曾享有的待遇,与欧洲一流企业在同样的平台上公平竞争,取得了发展的先机。

  黄学胜还在酝酿一项足以震动华商群体的大举措——去瑞士收购银行。

  银行梦——“我觉得这次成功的机会很大”

  黄学胜说,对于海外华人而言,上市与办银行是两种跨越。前者意味着企业真正地融于当地,正面并且公平地参与竞争,后者则是无数海外温商一直以来的梦想。

  “我觉得很有可能这两件事都会被我做成,并成为我今后真正的主业。”他说。

  他还透露,此次收购行动,由他牵头,将联合国内的一些投资伙伴共同完成。

  目标是瑞士的一家小银行,其经营状况并不是很好。黄学胜等人计划先收购其一定的股份,取得控股地位——他预计实现这一步要投入6000万—7000万欧元;在收购过程中,温州资本将与银行达成协议,以确保若干年内取得对方所有股权,实现完成“华人银行”的设想。

  “实际上,温州人不是买不起银行,往往是买得起却批不下来。因此,银行所有者的态度很重要,有他们的支持才有可能完成交易,而我们在这方面已经取得很大进展,因此机会很大。”

  黄学胜说,他未必会以欧华集团的名义参与收购,但如果收购完成,欧华集团很有可能会引入新的金融业务,并进行增资扩股。

  “收购银行是个漫长的过程,希望我们能在明年完成这笔交易。” 他说。

  上市一年——不缺钱、不圈钱、做榜样

  欧华集团上市之后的第一个投资项目是与GE地产法国分公司合作,投资830多万欧元,收购法国德拉普市4万平方米的工业物流中心。上市前, 60%款项的贷款申请未能被任何一家银行所接受。上市之后,却有两家银行找上门,希望他们能用股票作为抵押,全额贷款(特别要求物流中心装潢也贷款完成)。

  “因为贷款困难,我觉得还不如上市融资;上市以后,我又发现其实我们用不到那么多钱……”黄学胜感慨道。

  欧华集团上市融资的两个项目:欧华商贸中心已经进入了建设期,而欧华建材装潢商贸城也在顺利洽谈中。他们斥资800万欧元,收购法国电信的4幢大楼,准备将其改装成写字楼出租。

  事实上,欧华集团通过上市融到的资金只有1000多万欧元。

  欧华集团的上市被一家国内媒体形容为“另类”,它没有承销商,股价就等于它的原始股价格——9.16欧元。他们总共拿出了18%的股权,其中8%出售给了私募投资者,10%卖给公众投资者。上市一年多之后,市场上流通的欧华集团股票却从18%下降到12%——他们自己还回购了8%。

  在股权结构上,黄氏家族的股权高度集中,达到80%以上。

  “除了因为上市而引来的大量报道之外,我们从来不对外宣传我们公司的业绩,也不希望引起投资者过度的重视,因为股权的分散对我们的经营决策并没有好处。”他说。

  “对于我们温州人来说,只要有好的项目,资金是不用愁的。”如果仅从融资的意义上讲,欧华集团甚至不需要上市。

  上市最大的意义是“买到”了一项荣誉。黄学胜解释说,这个荣誉不仅是欧华集团的,也是海外华商群体的。“它可以说明我们有能力上市,并且通过我们的经历,让大家知道,上市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事。也希望我们的经历可以为海外华人的下一步发展提供新的目标和新的动力。”

  黄学胜说,即使是欧华集团上市之后,华人群体仍持这样的态度——“你怎么这么大胆,你这样以后的生意怎么做?”

  “但是我觉得我们几代人、几十年下来都按一种模式操作,不创造新的做法,肯定是不行的。而我们现在虽然是增加了一些成本,也因此变得更透明,但对未来肯定是有利的。”他说。商报记者 李显

  “商业机会永远都是有的”

  记:你们的发行价为什么定成原始股价,多融点钱难道不好吗?

  黄:股价的高低对我们来说没什么意义,定价太高,不仅有泡沫,损害投资者利益,对我们自己也不会有很多好处。因为法国股票交易的税负是很重的,比如我们总市值6000多万欧元的股票如果卖掉,扣完税,落到我们口袋的钱可能还不到4000万欧元。我们不愿意出售股票也有这个因素,只有放在那里,钱才会越来越多。

  记:近年来,很多做外贸的温商都表示贸易越来越难做,这种趋势对你们的业务会有影响吗?

  黄:贸易其实从来就没有好做过,只不过从前做的人少,说不好的人就少,现在做的人多,说不好的人也就多了。新的来,交学费,而老手则慢慢退出,去做他们认为更有利的事业。有赚,有亏,生意就是这样,轮流转的。而对我们来说,他们赚多赚少我们都会有赚,如果大家都不行了,我们至少还有固定资产在。

  记:你觉得在法国,有上市潜力的温商还有多少?

  黄:潜力其实很多人都有,不过我们做商业地产,上市相对容易一些。那些做贸易、加工的,就比较难。无论是固定资产还是价值的计算,都不会很多。那么对于这些温商来说,就是相当于1:1出售自己的财富,肯定是无法接受的。

  记:你的家族中,类似的传统业务也有不少,你觉这些业务有必要转型吗?

  黄:不是有没有必要,而是有没有希望,如果你对新的领域不懂,改变其实是很危险的。不变,利润再薄,也是利润;但改变就不能保证盈利了。如果转不好亏损了,谁来保证你的温饱。

  记:近年来海外温商回国投资的很多,你也在温州投资了喜来登酒店,你觉得国内和欧洲哪里商业机会更多?

  黄:只要你努力,机会永远是有的,不怕没机会,就怕你抱怨。就我个人来说,重心还是在国外,生活上比较习惯。